“小…小瑶。”

    林峰呆呆的看着紧闭的大门,心脏阵阵的疼。

    预想中,家庭团聚的美好一幕没出现,反而是如此的凄凉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从十年前他被老头子带回山上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要以悲剧收场。

    林峰站在门前喘息了许久,心情才是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老头子的冷酷训练,真的影响到了他,他感觉自己的血都已经变冷了,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情绪都能很快的自我调整过来。

    况且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又能做什么?

    如今能做的,就是保护好妹妹,让妹妹过上富庶的生活,让妹妹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负!

    仅此而已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林峰吐出一口浊气,缓缓解释道:

    “小瑶,我当年也是出了意外,被关在了一个地方十年!今天才能出来…”

    可平房里面,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瑶,不管如何,我既然回来了,那我就不会再走了!拆迁款什么的,我一点都不在乎,你是我的妹妹,哥有这个义务保护好你!”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就剩咱兄妹俩相依为命了,哥不会再让任何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咔~”

    大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林云瑶冷冷的看着林峰,

    对于林峰所说的被关在一个地方十年,她自然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?能不能离远点?你不睡觉,我还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小瑶,爸妈去世,这些年你一定过的很苦吧?”

    林峰心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林云瑶又是啪的一声关掉大门。

    然后,背靠着门,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,精致的脸上已经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她真的太苦、太苦了!

    爸妈去世的那一年,她才十一岁!

    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,没有人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又是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委屈。

    她也真的很想、很想如小时候那般扑进哥哥的怀中,嚎啕大哭,寻求安慰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哥哥大学毕业后,为了一个女人离开十年,导致爸妈死掉,她就无法让自己去原谅哥哥。

    尤其是哥哥还出现在拆迁这么一个敏感的时间段,让人很难不去猜想其回来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“小瑶,你先好好睡一觉吧。哥就在外面守着,有什么事情叫哥就行。”

    林峰默默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在门前,找了一处平坦点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中很乱,需要好好理清一下思绪。

    爸妈为了找自己,被车撞死了,

    妹妹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这一次若不是自己及时回来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大汉,也不知是什么人,在大夏这么一个法制国家,竟然敢强行绑架一个少女。”

    林峰又思考起刚刚的一幕,神色冰冷。

    “倒是我欠考虑了,刚刚先应该抓起来逼问一下,再让他们无疾而终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也无所谓了,反正我已经回来,以后谁再敢欺负小瑶,我就灭其满门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

    林峰稳定情绪。

    既然爸妈已经故去,那现在照顾妹妹和问道成仙,就是他目前唯一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至于依诺…”

    林峰又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陈依诺正是他当年的女友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起了七年。

    高中三年,大学四年。

    虽然情投意合,可终究是有缘无分。

    十年过去,陈依诺也有三十二了,估计孩子都能打酱油了!

    “罢了,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意义?终究是我负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林峰不再多想。

    开始运转心法,吐息纳气。

    他所修炼的呼吸法,名为“九天仙衍法。”

    依照老头子的话来说,这是一门无上仙法,是其从一处上古遗迹中拼死获得!

    可惜此法寻常人不可修,唯有天生灵体的人才能修炼,所以当初老头子在看到林峰时,才会那么激动…

    而事到如今,

    林锋也能猜到老头子为什么对自己这么苛刻无情了。

    老头子惊才艳艳,于末法时代成就渡劫境,可惜终究是敌不过这方天地的贫瘠,在寿命耗尽之时,也未能问道仙班。

    问道仙班,是老头子一生的执念。

    所以,他在生命的最后十年,找到林峰,将其毕生所学全都教给了林峰,希望林峰能代替他打破天地枷锁,打破后世不能成仙的魔咒。

    而在老头子魔鬼般的训练下,林峰也极为争气。

    仅仅十年,就成为了一名金丹期巅峰的修者。

    凡修一道分为:

    炼气、筑基、金丹、元婴、出窍、元神、炼虚、合体、大乘、渡劫十个境界。

    每一个境界,又分为多个小境界,

    比如金丹期就可分为:聚丹、结丹、丹变三个小层次,而元婴期又可分为:聚婴、结婴、婴变三个小层次。

    每突破一个小层次,对于修者来说都是一个大突破,实力会呈现指数型上涨。

    可以说在这末法时代,以林锋金丹期巅峰的修为,几乎可以横扫天下了!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老头子生前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具体如何,林峰倒也不清楚,因为他现在也没有遇到过其他修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时间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林峰从修炼中睁开双眼,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在突破金丹期之后,他想要再进一步,也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受到了这方天地灵气稀薄的困扰,想要凝聚元婴,光凭打坐修炼得需要很久很久,想要快速突破,只能另寻他法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平房的大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林云瑶端着一盆衣服走了出来,准备去门前的小池塘里面洗衣服。

    林峰立即来到妹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瑶,洗衣服啊?哥哥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林云瑶冷冷回道。

    昨晚,林峰在外面盘坐了一晚上,她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也不可能消除她心中的怨气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哥哥这一次回来,十有八九就是为了拆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别跟哥客气。”

    林峰直接抢下脸盆,向着池塘边走去。

    可刚一蹲下,他就发现有些不对劲,因为脸盆里面的全是些女性的小内内….

    刚刚只顾着表现自己,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洗…还是不洗?

    林峰实在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自己的妹妹,但终究是男女有别。

    况且这种贴身衣物…

    他用手去搓,着实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看着这洗的发白的内衣,林风心中又是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,内衣这种东西要经常买新的才行,可妹妹的这些怕是都不知道穿了几年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这种人也会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林云瑶站在河堤上,冷漠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看到哥哥帮他洗衣服,她心中其实是很开心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想出声讽刺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些衣服太旧了,扔了吧,哥哥给你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林峰说完,直接就将一盆的脏内衣全都扔到了河里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林云瑶急了,赶忙拿出一根竹竿就想去捞内衣,可是沾上水的内衣下沉的很快,一会就消失在了河面之上。

    林云瑶呆呆的看着这一幕,眼睛渐渐红了起来,有着晶莹的泪花闪烁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这些年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衣服舍不得买,考上大学没钱上。

    连吃饭都要扣扣搜搜,去菜市场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。

    过个年,别人都是阖家团圆,满桌子的大鱼大肉,而她却只能孤零零的蜷缩在平房的床上,祈祷着那个寒夜早点过去。

    如今这些内衣被扔掉,就像压迫她心中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知道,自己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或许早在八年前,爸爸妈妈走了的时候,自己也应该跟着一起离开这个世间吧?

    这样就没有那么累了。

    “小瑶,你怎么了?哥哥给你买新衣服,你别哭啊!”

    林峰看到妹妹这般丢了魂的样子,也是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刚刚自己扔掉内衣的举动,的确有些不妥!

    “随你便吧。”

    林云瑶木然说了一句,然后失魂落魄的向着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林峰想冲上前去将妹妹抱在怀中,可是想到昨晚的那一幕,他只能站在原地,紧紧的握住拳头。

    ......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