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

    秦羲回到房间之后就将自己关了起来,在这个时代赚钱其实只要有本钱就不难,对自己来说卖酒就是一个好路子。

    但是,秦羲现在遇到的问题是如何对酒进行蒸馏。蒸馏原理很简单,但是工具不好弄。这个时代铜铁可不好弄,而且铜铁说实在的并不安全,要是自己的酒喝出人命的话,按照大秦律法,老爹赵正也保不住自己的。

    不用铜铁的话,那要用什么来蒸馏了?

    躺在塌上,秦羲哀嚎道:“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有这样那样的系统,自己没有就算了,还有那么一个残暴的老爹,不公平啊!”

    抱怨了一句之后秦羲就不再抱怨了,脑子里全是怎么对酒进行蒸馏,到底用什么来做蒸馏的工具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管家就拿着房契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院子已经买下来了,公子什么时候过去看看?”管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看不看,公子我正烦着了。”秦羲一把将房契甩在了案上,手也敲到了案上。

    秦羲顿时一愣!这木头不正是最好的材料吗?还能让蒸馏出来的酒有一种木香,绝对可行啊!

    秦羲一下子跳起来,吓了管家一跳,忙问道:“公子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管家,你去请几个厉害点的木匠回来,公子我要发挥我的聪明才智了。”说着还撩拨了一下秀发。

    管家虽然不知道自家公子要干嘛,但还是去办了,至少公子不惹事,不胡乱败家就行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秦羲白天的一言一行就传进了咸阳宫里。

    赵高小心翼翼的站在始皇帝身旁,始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竹简上的汇报。

    始皇帝忽然问道:“赵高,你说羲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赵高低头说道:“陛下,公子羲行事诡异,小人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始皇帝想了想,说道:“朕倒要看看这小子要耍什么花样,去调拨几个匠人给羲送过去,告诉他们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~”赵高拱手弯腰接诏。

    始皇帝放下手中的竹简,说道:“派人看好六国遗族,若发现异常,直接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~”赵高接诏之后便缓缓退出来大殿。

    始皇帝看向大殿外的黑暗,低声说道:“朕对不起你啊~!”

    赵高去调集匠人的时候遇到了公子亥,胡亥问道:“赵高,你带着这些是要干什么去啊?”

    胡亥平时虽然对赵高很好,但是赵高知道这事剑诀不能说,不然皇帝是不会放过自己的,于是便说道:“这几人犯了事,小人要将几人惩戒。”

    “犯了什么事,居然要你赵高亲自处理。”胡亥可不笨,赵高的身份怎么可能会亲自处理这么几个小任务,而不是陪在皇帝身边。

    赵高笑道:“公子还是不要问了,以免惊扰了皇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胡亥一惊,当即说道:“是我多嘴了,你今夜就当做没有看见我。”

    赵高剑胡亥远去,心中也松了一口气,然后快速带着几个木匠出宫交给了管家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秦羲顶着一个黑眼圈走出了房间,手里还拿着一张麻布。

    管家一惊,急忙问道:“公子您这是一晚上没睡吗?不可如此放纵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秦羲问道:“管家,木匠找来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说道:“回禀公子,木匠和木柴都准备好了,都在城南的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秦羲将手上画了一晚上的图交到管家手里,说道:“告诉他们,把我画的这个东西造出来,尽量要紧密一些,造出来了公子我大大有赏!”

    “好的公子,公子先回房休息吧。”管家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图纸可不准别看到啊,不然别怪公子我不客气。”秦羲说完就转身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。”管家将秦羲送回房间,然后打开一看,这上面画着一个奇怪的东西,画得很丑,但是勉强能看出形状,就是不知道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中午些的时候,秦羲就起来了,一出房间就看到了管家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你不在哪看着不会出什么问题吧?”

    管家笑道:“公子放心,他们不敢的。公子,先用饭吧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秦羲穿过来两年了,但是到现在依旧无法习惯大秦的饮食,除了煮就是蒸,有时还有烤,但是调味料也少得可怜,一点都不好吃。

    秦羲暗下决心,等自己的酒出世以后,就对餐饮业下手,立志改变大秦的餐饮习惯!

    秦羲还是和往常一样吃了几个饼子之后就不动了,主要是这饼子比那些煮肉什么的好吃。

    秦羲在去大院子之前,去酒肆买了酒糟,又去买了铁。管家用车拉着这些东西一脸的疑惑,实在是不明白自家公子为什么要买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等到了大院子,秦羲顿时一愣,因为原本说好要去齐郡的父亲居然出现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秦羲急忙行礼道:“孩儿参见父亲,父亲大人不是去齐郡了吗?”

    赵正说道:“皇帝陛下已派其他人前往,为父听闻你胡乱花钱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赵正指着那奇怪的木头装置,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,你为何要做这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羲想了想,说道:“为了玩。”可不能把实话说出来,否则到时候赚的钱还能不能在自己手里还不知道了。秦羲明显是忘记了,他身边全是赵正的人,干什么赵正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赵正一笑,说道:“既然你不说实话,那边烧了吧,这些匠人为父也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秦羲顿时就急了。

    “那便说实话吧。”赵正笑道。

    秦羲只能无奈的将这东西是用来造酒赚钱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能造酒?”赵正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父亲待会就知道,不过要造酒的话孩儿还需要将人们打造一个东西。”秦羲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尽快去办,为父在正堂等你。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羲顿时松了一口气,转身瞪了管家一眼,管家却依旧一副笑脸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秦羲安排好匠人们打造的铁锅之后便来到了正堂,赵正已经坐在在这里等着了,身旁依旧站着一个下人。

    赵正直接问道:“为父给你的钱不够你使的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够。”秦羲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钱都不够,你想干什么?”赵正问道。

    秦羲想了想,对赵正说道:“父亲,能不能让他们都退下去?”

    “神神秘秘的,你们都退出去吧。”赵正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等下人都退了出去之后,秦羲来到赵正耳边说道:“大秦看似统一,但实际隐患巨大,皇帝陛下一旦宾天,天下必然大乱,孩儿赚钱是为今后自保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赵正一拍案,怒容满面的看着秦羲,将秦羲吓得一动也不敢动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