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元前221年,秦王政统一六国,自称皇帝!

    人族自诞生文明开始,便有人皇,与天地神、鬼同位。至商朝时期,人皇依在,人与神、鬼同治天下。后周灭商,人皇断绝,八百年人族受神、鬼蛊惑,年年战乱,致人族年年渐衰。直至政立位皇帝,人族气运重归人族。

    年幼的秦羲永远忘不了公元前221年的今天,天下百姓无不屈膝跪拜,山间鸟兽齐鸣不断,天地间隐隐传来神、鬼怒嚎。

    作为穿越者的秦羲虽未亲临皇帝大典的现场,但是却能在咸阳城外的山野间感觉到热血沸腾,因为自己是这一段非比寻常的历史的见证者!

    秦羲,原本是一名大学历史老师,因为考博过度劳累,导致猝死家中。等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是公元前223年了,成为了一秦朝官员私生子,被圈养于咸阳城外,无姓,单名一个羲字。

    如今秦羲已十四岁了,心中有鸿鹄大志,怎奈何被圈禁与此,寸步难行,只能整日与书和武相伴。

    秦羲的父亲虽然将秦羲圈禁在咸阳城外,但也不是让秦羲自生自灭,闲暇时间还是会来看看秦羲的,但是秦羲始终没有给这个父亲好脸色,毕竟谁会给圈禁自己的人好脸色了。

    秦羲的父亲也不在意,还给秦羲请了老师教秦羲读书,请了剑客教秦羲学武,这也成了秦羲打发时间的方式。

    始皇帝大典过后,秦羲感觉到了天地似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担忧说不出是谁没变化。同时自己的身体也好像发生了变化,寻常最多一蹦三尺高,现在一蹦足足九尺高了。

    秦羲发现,变化最大的是教自己武艺的那名剑客,居然在练武的时候无意间打出了一道剑气,将剑客自己也吓了一跳,然后这位剑客就着急忙慌的跑了。

    见那位剑客走了,秦羲的心思一下子活络了起来,回房间拿了一把剑,然后就打算绕过外面的侍卫和侍女准备翻墙逃跑了。

    就在秦羲悄悄走出房间的时候,管家叫喊着说道:“家主来了!所有人准备迎接家主!”

    秦羲顿时一愣,然后垂头丧气的回去了。那家伙来了,自己就根本跑不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重新换了一身衣服,然后就出去迎接了,可惜晚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气势威严的中年人正盯着秦羲,严厉的说道:“为父前来也不早早出来迎接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秦羲向管家打听过,父亲名为赵正,是秦国的一名不大不小的官员。

    秦羲急忙跪地说道:“回禀父亲,孩儿刚刚在练武,听闻父亲前来,便去换了身得体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赵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念你还知道礼数,今日的这顿板子便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亲!”秦羲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秦羲在心里已经将赵正骂了个狗血淋头,自己一个大学老师,回到这年代后吃了你多少顿板子啊!可以说,秦羲完全就是被赵正打服的。

    赵正说道:“为父今日来是来看看你的功课怎么样的,若是你今日通过了为父的考核,为父就准许你去咸阳。”

    秦羲的心中顿时一喜,总算是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,自己都快要在这疯了。高兴的说道:“孩儿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从诗书礼仪,到兵法谋略,再到武艺拳脚,一通考核下来已经是傍晚了。秦羲的表现让赵正很是满意,已经从之前的不苟言笑转变成了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赵正捋着胡子说道:“不错不错,明日起你就可以去咸阳了,但是仅限于咸阳,要是敢乱跑的话为父还是会打断你的双腿的。”

    “孩儿谨记。”秦羲暗自想到:等老子离开了这鬼地方,那就是天高皇帝远,我想去哪就去哪,你还能管得住我?等我积累一些成本,只要始皇帝死了天下大乱,我就举兵杀回来,天天打你屁股!

    赵正又说道:“为父奉皇帝诏令,明日就会去齐地,你莫要在咸阳惹事,更不能提及为父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秦羲心中吐槽着,你多大官啊,咸阳这种地方一板砖下去都能砸死几个权贵,你又不是啥大官,提及你名字有屁用。

    “等等!去齐地!”秦羲心中一跳,下意识便问道:“皇帝要准备去泰山封禅了?”

    赵正脸色一变,厉声问道:“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秦羲吓了一跳,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,跪着地上头贴着地说道:“父亲息怒,孩儿只是一时胡乱猜测。”

    赵正盯着秦羲看了许久,然后说道:“你是如何猜测出来的?”

    秦羲的额头上已经全部是汗水了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父亲身为咸阳官员,却要去齐地,而且父亲并未提及家人,定然不是去齐地任官的。说明父亲大人是去办事的,父亲又是为皇帝办事的,所以孩儿就擅自猜测皇帝会不会去齐地,而能让皇帝去齐地的,也只有天下第一山了。”

    赵正看着秦羲微微一笑,说道:“好了,为父不怪罪你了,不过此事决不能外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孩儿知道。”秦羲见蒙混过去,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赵正起身说道:“明日为父会让管家带你去咸阳的,咸阳城中为父也给你安排好了住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父亲。”秦羲对赵正说道:“父亲,能否给孩儿一些银钱,此去咸阳,孩儿身上总不能分文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赵正想了想,说道:“为父会给你准备好的,此事你无需操心。但是你绝不可肆意挥霍,否则为父回来之后定不饶你!”

    “孩儿谨记父亲教诲。”秦羲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为父先回去了,你也早点歇息吧。”赵正说着便带着侍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孩儿恭送父亲大人!”秦羲在后面还是要装模作样一下的,毕竟周围好多双眼睛了。

    赵正上了马车之后,一旁服侍的下人说道:“主上,真的要让公子羲去咸阳吗?若是被发现的话~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太多了。”赵正闭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知罪。”下人急忙惶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赵正说道:“羲的事情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,特别是李斯。”

    “诺,小人知道。”下人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赵正继续说道:“回去之后传诏下去,泰山之行暂时推迟,另选吉日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从两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赵正的身份,诏可是皇帝才能用的,官员可是不能用的,赵正的身份可想而知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