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

    秦羲现在很忙,忙得黑眼圈都出来了,忙得父亲赵正来过一次都被气走了。

    好在招工的事情已经交给了管家,加上现在春耕时间已经过去了,招工很是顺利,短短两天就招够了。

    一张张图纸从秦羲的房间里拿出来,让交到匠人手中制作。秦羲更是拜托王翦帮自己大量购买材料,甚至是生铁,顿时闹得整个咸阳城沸沸扬扬的。

    别有用心的官员甚至向始皇帝告起了王翦的状,想趁机将王翦拉下马。结果可想而知,不是被免官,就是被大骂一顿。毕竟王翦帮谁买生铁始皇帝是知道的,甚至其中有始皇帝推波助澜了。

    始皇帝甚至授命王翦父子,调集了军队在秦羲看中的三个地方按照秦羲的要求搭建了房屋,可想而知始皇帝笑着对秦羲的宠爱。

    然而秦羲并不知道,那天回家之后秦羲基本就没有出过房间,每天都在画图纸,扔掉重洗的麻布就有一箩筐。这些事秦羲只是跟王翦说了一声,王翦就大手一挥包揽了下来。

    同时一件件奇怪的工具被制造出来之后,便被蒙上了麻布,被运往城外去。

    这天,外出游玩的公子亥就被这一大车一大车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,并且在多方打听之下,找到了秦羲的院子。

    公子亥正打算进去拜访一下这位奇人了,突然就被人叫住了,那人在公子亥的耳边说了句话之后,公子亥就脸色一变跑了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公子亥就跪在了始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知父皇召见儿臣有何要事?”公子亥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事了,你下去吧。”始皇帝却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公子亥心中虽然疑惑,但还是规规矩矩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公子亥细心的话,定然能发现常伴始皇帝左右的赵高不见了。

    公子亥退出去之后,始皇帝看向一旁坐着的王翦,说道:“若非暗卫即使禀报,怕是亥要与羲会面了。”

    王翦拱手说道:“陛下,公子羲在咸阳城中,这件事迟早会发生,陛下拦得住现在,未必拦得住日后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始皇帝当即说道:“传诏,命扶苏前往河西,跟随蒙恬将军左右学习,命高、闾,亥隐姓埋名去往齐地稷下学宫进修,即日启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一旁的宦人立马就去传诏了。

    王翦心中一惊,没想到皇帝陛下竟然会为了保护公子羲,将其他四位公子全部调出了咸阳,这是何等宠爱公子羲啊。

    始皇帝这时说道:“上将军,城外三处地方进展如何了?”

    王翦回答道:“回禀陛下,已经按照羲公子的吩咐安排妥当,只等羲公子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始皇帝说道:“如今我大秦虽剿灭六国一统天下,但是国库却不再充裕了,这三处地方朕想要替国库要五成利润,不知大将军何意?”

    始皇帝这几天一直留意着秦羲之前的几个小生意,发现那几个小生意是越做越大,甚至改变了大秦人的生活习惯,赚的钱更是比一般商人都多。于是乎,始皇帝陛下动心了,打算也分一杯大羹。

    王翦立即起身拱手说道:“只要陛下开口,末将愿意将末将的五成利益系数奉上!”

    始皇帝挥手笑道:“不可能只要将军的利益,那小子也要分出一半的利益来。今日你我二人就共同出宫,去找这小子说说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切听凭陛下安排。”王翦说道。

    而当两人到了秦羲的院子的时候,秦羲却已旧出城了,两人只好往城外赶去。

    秦羲先去煤场,看了看煤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羲看着工人们就这样拿着锄头挖煤,弄得尘土飞扬的,于是就对监工的吩咐道:“往地上洒点水,还有,工人挖煤的时候,脸上带快麻布。还有一定要小心,就这样平平的往下挖,决不能掘洞。”

    “诺!属下这就去安排!”监工的人是王翦安排的人,一看就是有过军旅经验的,办事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秦羲见自己吩咐的事情安排下去了,于是就叫人拉了两车的煤,然后赶去了另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周祎!周祎!”等王翦等人赶到这边的时候,秦羲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那叫周祎的监工急忙跑了过来,对马上的赵正和王翦行礼道:“不知大人和上将军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王翦问道:“公子在吗?”

    周祎回答道:“公子方才拉了两车煤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赵正问道:“今天应该是工人们发工钱的日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周祎拱手回答道:“是的,已经有七日了,公子已经将工钱带来了,今日下工之后便会放发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要按时发放,不得私吞。”赵正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翦问道:“那我们去那边吧?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赵正调转马头说道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秦羲来到另一边的工地之后,叫人将煤运进了陶厂之后,就去了纸厂。

    秦羲看着巨大的棚子,满意的点了点头,上面虽然全是铺的杂草,但是在这个年代以后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里变得的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要求来的,布置的很好,池子里泡满了竹子,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秦羲只要指导公然最后的一些复杂的步骤就行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管家来通报说大哥王翦和父亲来了,而且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。

    秦羲只好放下手中的事情,走出了纸厂。

    只见王翦和父亲围着自己的马,指着马身上的马鞍和马镫交谈着。秦羲说道:“这叫马鞍和马镫,可以让人骑马更加的平稳,要是喜欢,我把图纸送给大哥?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!为父了?”赵正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羲翻着白眼说道:“您又不是武将,这东西可以提升骑兵战力的,功劳给身为上将军的我大哥也无可厚非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!气死为父了!”赵正恨不得好好打一顿秦羲这小子。

    秦羲问道:“找我有什么事情,我还有事情要忙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才反应过来此行的目的,于是便由赵正和秦羲说了。

    秦羲只是考虑了一下,就说道:“可以,不过皇帝陛下要必须庇护我这些生意才行,而且我要一个官职?”

    “你要官职干什么?”赵正问道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我不是为了权利,而是为了以后好办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会向陛下上奏的。”赵正说道。

    忽然,秦羲对两人说道:“爹,大哥,我知道你们对大秦很忠心,但是不能再卖我了?太过于引起皇帝陛下的注意,我就会越危险。”

    赵正和王翦对视一眼,两人都憋着笑了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