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

    秦羲走后,项羽不满的对叔父项梁说道:“一个商人小子而已,叔父何必如此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项梁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此人小小年纪就能在咸阳站稳脚跟,开了这间号称咸阳城最好的饭庄,可见此人之能,要是能得此人相助,我们就不必为钱困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太看得起他了,一个商人罢了!”项羽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项梁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好了,赶紧吃饭,待会儿要去拜见公子,到时候你收敛一下你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项羽知道叔父生气了,于是也不敢顶嘴了。

    秦羲离开饭庄之后就去了酒肆,现在酒厂已经搬到城外去了,除了别人窥视以外,也因为城外的地都不用秦羲出钱,地这些大哥王翦就直接投资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茶文化还没有兴起,所以士子贵族都喜欢酒,所以买酒的人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排着长队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秦羲在思考,是不是该退出茶文化了,要是把整个民族都带成酒蒙子的话,自己是不是就成历史的罪人了?

    说干就干,秦羲从酒肆中调拨了一笔钱出来,打算成立商会,组建商队。

    商队可以说就是现在的快递公司了,可惜不是那么的快。茶叶盛产与楚地汉中等地,想要发展泡茶文化,就要拿下这些地方的上号茶叶,然后推出泡茶饮品,颠覆现在的煮茶文化。

    而且成立商队也可以扩展自己的生意,目前自己的生意大多是以咸阳为中心的,咸阳人再多,也绝对没有天下人多的。

    不过组建商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需要有自己信任的人,而且商队中还要眼光独具者,胆大心细者。所以在古代商队中,领头人一般都是老板本人。

    但是秦羲离不开咸阳,否则老爹一定打断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秦羲将目光放在了管家身上。

    管家急忙说道:“公子,我还要照看您了,我可不能离开公子,而且老爷也不会让我离开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秦羲眉头一皱,说道:“那你给我找个合适的人选来,不然我就让你去带商会。”

    “这这这~”管家无奈的说道:“我去找找,我去找找,然后一溜烟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~到这个世界快三年了,到现在也没多少朋友,连个可以用的人都没有,真是失败啊!”秦羲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突然,秦羲眼睛一亮,因为这次变法风波引来了这么多士子来咸阳辩论,总有一个二两是可以招揽过来的吧。

    于是秦羲再次跑上了大街,看看有什么人是可以招揽的,不用什么大才,只要能用就行。

    秦羲拿了一踏纸,就直接往王翦的府上跑去。王家的家丁知道秦羲是自己老爷的忘年交,所以也不敢阻拦,任由秦羲就这样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王翦此时正烦着了,头发都被挠成了鸟窝,但是始终对军中变法该如何下手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得知秦羲来了之后顿时一喜,正打算去找秦羲了,没想到就来了。

    秦羲跑进王翦的书房中之后,在王翦惊愕的眼神中,将一沓纸往桌子上一放,说道:“大哥,帮我写几个字?”

    “几个字?”王翦看着这厚厚的一沓纸,心中惊呼道:“你这叫几个字?这么多纸!”

    “额!”秦羲这才反应过来,要想一个人写完这么多确实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啪!”秦羲突然给了自己一巴掌,说道:“我怎么就忘了这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二弟?你这是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王翦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大哥,你知道谁写的字又标准又清晰吗?”

    “字又标准又清晰的话,自然是李斯大人。”王翦说道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大哥,你和李斯大人应该熟悉吧,能不能帮我求几个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你得先给哥哥我解决一件事情才行。”王翦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请说,只要我能办到,我绝不推辞。”秦羲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王翦将自己的烦恼跟秦羲说了,脸上还有点惭愧,毕竟他可是兵家的代表人物,如今却解决不了军中的变法之道。

    秦羲听完之后当即说道:“大哥可以先从军人家属入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王翦听到有办法了,顿时激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变法的重心在于在军中建立保家卫国和忠君爱国的思想,那就要先让将士们知道,他们打仗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可以在军营前方划一块地方出来,邀请军中将士的亲属来探亲,都是为这些家属展示军威,让这些家属产生荣誉感和安全感。同时宣扬保家卫国,忠君爱国的理念,以及从军光荣的理念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好办法,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?”王翦摸着下巴的胡子说道。

    秦羲继续说道:“少的就是帝国对待军人的态度,大哥可以先皇帝陛下争取一下帝国对从军者的待遇。比如需要排队的时候不管退伍或者在伍的将士都可以优先,在购买盐等帝国掌控的商品时,这些将士有优惠等等,让将士们有一种自豪感。”

    王翦拿起笔说道:“等一下,我先记下来,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目前的话,暂时没有课补充的,因为其他变法需要的是钱,而帝国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了。其实我是有办法为帝国快速搞到钱的,但是不能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翦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羲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怕皇帝陛下有钱了就飘了,到处打仗了,但是现在的大秦需要的是休养生息。”

    王翦有些无语,如此背后议论皇帝陛下真的好吗?要不是皇帝陛下是你爹,你估计坟头都长草了。

    秦羲继续说道:“要不是六国余孽,大秦现在还需要裁军的。不过等变法出现成效了的话,裁军就成必要的了。”

    王翦继续问道:“那个军功章该如何设计了?”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这个就随意了,但是一定要将其作为一种荣耀,可以按照二十个等级划分,对应二十个军功爵位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任重道远啊,当初真应该向皇帝陛下尽早请辞的,完成这次变法之后真怕是要了我的命了。”王翦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羲劝说道: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,身在其位当谋其职。大哥还是要多保重身体才是。”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