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

    王翦听取了秦羲的意见之后,便开始对军中进行了改革变法,甚至进行了改进。

    王翦向始皇帝请示之后,便开始了这次探亲军演活动。始皇帝本想亲临现场的,但是被王翦劝住了,因为这次的主角是将士们和将士们的家属,始皇帝去的话性质就变了,变成了始皇帝炫耀武力的盛会了。

    这次盛会王翦并做什么保密工作,所以这次齐聚咸阳的士子和六国余孽都知道,甚至十分关注此事。

    这天夜晚,咸阳城突然官兵涌动,到处搜查。有四个人甚至连夜逃出了咸阳,这些人正是项梁等人。

    他们原先一行有六个人,可是在去见前楚国公子熊心的时候,被大秦发现了,损失了两个人才逃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!我们大意了,大秦的走狗太敏锐了!我们这次怕是害了公子了。”项梁懊恼的说道。

    项羽捏着拳头说道:“叔父!我们杀回去吧!杀进咸阳宫诛杀暴君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项梁怒吼道:“你以为你是神仙吗?就凭我们几个人也想闯进咸阳宫。”

    项羽没有再说话,但是紧紧捏着的拳头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项梁冷静下来之后,说道:“走吧,我们连夜离开咸阳的范围,大秦人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,到时候就很难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项羽不甘的看了一眼咸阳城,然后转身骑上马,跟上项梁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逃跑的时候项梁等人路过了一个地方,结果被大批的秦军所围剿。这批秦军似乎并不知道他们是反贼,并未采取合围诛杀的方式,这才让项梁和项羽跑了,至于其余两人也战死了。

    秦羲正在陶瓷厂,听到远处传来喊杀声,正打算出去看看,声音却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和秦羲一起加班的监工说道:“应该是什么人想闯进来铁矿山被发现了吧,现在那边听说放了重病,一般人一靠近就会被控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上次我差点就被抓起来了。”秦羲笑道。

    监工问道:“大人,您来这边连夜守着,就是为了烧制那些字块?”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可不要小看那些字块,它们足以改变一个时代,配合着下面的纸张,可以让天下百姓人人读得起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监工拱手行礼道:“若是如此的话,那天下百姓理当谢谢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应该谢谢你,要谢谢你留下来陪我在这里守着。”秦羲笑道。

    监工笑道:“大人客气了,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探亲盛会这天,骊山大营外人山人海,有普通百姓,也有贵族士子,都等着要看看大秦要干什么?

    随着一阵鼓声响起,大秦为威武之师整齐有序的从军营中开了出来,在骊山大营前列阵。

    王翦乘着战车来到百姓面前,大声说道:“请军中将士的家属上前!”

    家属们面面相觑,缓慢的穿过标兵走上前来,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,只有少部分的贵族。

    王翦大手一挥,说道:“去找你们的儿子!丈夫!父亲吧!”

    很多人流着眼泪穿过王翦的战车,走向军阵去寻找自己的亲人。在他们认为,大军和可能要去打仗了,才会让他们来见自己的亲人的。

    很快军阵就乱了,每一个将士都和自己的家人拥抱在一起,自从进入军中,他们就很久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王翦给了他们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,随着一阵军鼓声响起,百姓们纷纷离开了军阵。这时他们发现,之前的地方居然多了很多蒲团。

    “请就坐!”王翦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然一人一个位置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为官的士子和贵族可就不甘了,为什么一群平民有蒲团坐,自己却没有,于是纷纷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只听王翦大声说道:“他们的家人在我大秦军中为大秦而战!为皇帝陛下而战!他们自然有资格坐着!你们也想坐着,可以!证明你或者你的亲人在大秦军中为大秦而战过!”

    此话刚落,就有人站了出来,并且拿出了证据。王翦也不废话,立即让人安排了位置。

    王翦回转战车,来到战阵前,大声说道:“今日!你们要让你们的亲人看看,你们是他们的骄傲!你们是为保护你们的亲人而战!为大秦而战!为皇帝陛下而战!从军光荣!保家卫国!忠君爱国!”

    “为亲人而战!为大秦而战!为皇帝陛下而战!从军光荣!保家卫国!忠君爱国!”

    “为亲人而战!为大秦而战!为皇帝陛下而战!从军光荣!保家卫国!忠君爱国!”

    “为亲人而战!为大秦而战!为皇帝陛下而战!从军光荣!保家卫国!忠君爱国!”

    大军的呐喊惊天动地,让一些别有用心之人脸色惨白,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“演武开始!”王翦一声令下,大军立即开动。整齐的军阵,变幻莫测的阵法,让观看的所有人都不禁赞叹一声秦军的威武。

    王翦满意的看着大军战阵,又看看那些坐着的百姓满脸的自豪,顿时心中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外围围观的士子们,看着面前的场景是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落枕身旁的少年脸色有些凝重,低声说道:“大秦此举实乃收买军人之心,秦军只怕是要更强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捋着胡子说道:“秦人在治军一道之中确实有独到之处,此举可让无战功者也能一心为秦而战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原以为若是沿用商君之法治国,秦必然要年年征战才可保持大军实力,此举一出,大秦怕是要休养生息了,六国之人想要复国,难度甚艰。”

    少年捏着拳头说道:“得民心者得天下,秦人虽然得了军心,但在关东并不得人心,秦长远不了!”

    老者看了眼少年,心中默默叹了口气。秦人此举不仅仅是得了军心,更是得了民心啊。今后天下人都以成为秦军为傲,天下哪还有反秦之兵了?

    自己之所以只说一半,就是想要考验考验自己的弟子,没想到自己这弟子被那仇恨蒙蔽了双眼,看不到长远啊!

    一切结束之后,王翦派出战车,将步行而来的所有将士的家属送了回去,又为大秦收获了一波军心和民心。

    王翦坐在营帐中,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子,心情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只见那本子上写着:“秦军纪律手册。”

    没错,一看就是秦羲这现代人的杰作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