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

    “好香啊,好吃!好吃!”秦羲睡姿一言难尽的躺在床上,嘴里还咬着被子,一副吃好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之后,秦羲眼睛猛地睁开,然后惨叫一声直接跳了起来。正准备要开骂了,结果看见是老爹之后一下子就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秦羲笑着问道:“爹,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早吗?都已经午时了,如此贪睡,日后如何能成事!”赵正严厉的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秦羲根本没听进去,听到是午时了,立马快速穿戴好,然后直接跑出去了,让赵正都为之一愣,自问自己是不是很久没收拾这小子,忘记了自己的威严了。

    赵正走出房间之后,管家便说道:“老爷,公子亲自为老爷您准备吃食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正心中一暖,自己虽然身居高位,但始终还是个人啊,自己的儿子对自己如此有孝心,心中没有一点反应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股香味传来,让赵正和管家及其赵高都是为之一震,简直太香了,一闻这味,口水都涌上来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菜就端上来了,赵正看着这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菜肴,有些难以下筷子。秦羲没时间管几人了,两年多没吃到烧菜了,虽然这时代的盐有点苦,调味料也不够,但吃起来还是香的啊。

    看见秦羲狼吞虎咽的,赵正也试着尝了一口,顿时就大喝一声彩,然后跟着风卷残云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羲率先吃不下了,撑在案上,说道:“爹,我送你一份在皇帝面前领功的功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赵正一边吃着,一边说道:“什么功劳,说说看?”其实压根就没怎么在意秦羲这话,只是下意识的搭话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我们吃的这盐太脏了,而且听说产量不高,一般老百姓都吃不起。我这有提高盐产量的办法,还能让盐更干净,您说这是不是大功劳。”

    赵正一下子就愣住了,放下筷子说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不过我不可无偿交出去了,老爹,你帮我在官府打通一下关系,我需要几个好地段的铺子。对了,你那还有匠人吗?都放我这来,我要干票大的,那些匠人的工钱我来付。”秦羲说道。

    赵正想了想,说道:“可以,不过你除了要将那制盐方法给为父,更是要将变法的细则写下来给为父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要变法细则?老爹,你不会真想劝皇帝变法吧,我还这么小,我的想法您都敢信啊?”赵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为父不会取舍吗?你写出来交给为父就行了。”赵正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秦羲答应道,反正就相当于再写一次论文了,没啥大不了的,最多大秦先乱起来,不过有始皇帝在,也不会太乱的。

    秦羲说道:“不过爹你要再给我找几个厨子,工钱还是我来付。”

    赵正皱眉问道:“你要这么多人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羲解释道:“酿酒卖酒需要人吧,榨油卖油需要人吧,做家具卖家具需要人吧,开饭庄需要人吧。这些都需要人的,您老要是送来的人不够,我还要出去招募了。”

    赵正皱眉说道:“你说的这些,除了卖酒和这饭庄,似乎都不会赚钱吧?”

    秦羲笑道:“您老懂什么?只要我做的生意,绝不可能会亏钱的。等赚了钱,我就在外面买地!”

    “大秦是禁止买卖土地了。”赵正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秦羲笑道:“我买的是荒地,又不是耕地,而且到时候荒地说不定还会感谢我了,毕竟想要开办学府教化百姓,就需要我的这样东西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赵正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秦羲却说道:“您老就别问了,就算我现在跟您说了?您能给我钱买地吗?那可是好几十亩地,还要在旁边建房子什么的了,前期耗费极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赵正起身说道:“为父天黑之前会派人来取制盐之法,变法细则为父限你七天之内完成,否则你就会山里继续待着吧。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羲愣愣的看着父亲的背影,怎么突然就生气了,跟耍小孩子脾气似的。

    管家蹲下身对秦羲说道:“公子,以后对老爷还是不要这么无礼了,若不是老爷今日心情甚好,公子怕是要受皮肉之苦了。”

    秦羲起身置气地道:“哼,老顽固,一天天就端着官老爷的架子,真是官越大越没人情味了。古籍善还说孝公曾经下地帮农人干活了,他才多大官,连对自己儿子都打官腔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慎言!公子慎言啊!”管家被秦羲的一番话吓得直冒冷汗,恨不得上去捂住秦羲的嘴巴。

    秦羲对管家说道:“制酒和榨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,对了,酒兑水的事情你亲手做,一定要按照我的方法来,不然会喝死人的。我去些制盐法了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管家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秦羲回到房间之后,便取来空白的竹简开始奋笔疾书,嘴边一直嘀咕着什么。

    另一边,始皇帝回到咸阳宫之后,秦羲说的话就被记录下来放到了始皇帝的案前。

    始皇帝看了之后,将竹简直接拍碎在了案上,吓得赵高等人直接跪在了地上。始皇帝突然笑道:“好小子!好胆量!说得好!”

    “来人,传王翦!”始皇帝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等王翦到的时候,王翦发现四下居然没有一个人,只有皇帝坐在那里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末将王翦,参见皇帝,皇帝万年!大秦万年!”王翦拱手行礼道。

    始皇帝指着旁边的位置,说道:“王翦将军过来坐吧,朕有事情要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翦笔直地坐在皇帝对面,但是一双眼睛时不时偷瞄一下面前的酒杯。

    始皇帝笑道:“不用看了,上次那酒已经喝完了,不过咸阳城中应该很快就会有售卖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惭愧,让陛下看笑话了。”王翦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始皇帝笑道:“朕就喜欢你这样的。今日找你来,是想让你收一个人做义子,不知将军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收义子?”王翦心中一跳,急忙说道:“不知陛下说的是何人?王翦才疏学浅,怕是会误人子弟。”

    始皇帝拍了拍王翦的肩膀,说道:“这人你认识,是那山野间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王翦当即拱手说道:“陛下,末将万万不敢,还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    始皇帝却说道:“这是朕的诏令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王翦此时心里苦啊,本来都打算辞官回乡了,现在突然来这事,怕是难以功成身退了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